用户名:
密   码:
    
  • 转折的过程如同空中飞人

 
      所有的转变,甚至是我们渴望的转变,都有使人悲伤的地方,因为我们留下的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。我们要在一个生命中死去,才能进入另一个生命中。存在就是转变,转变就是成熟,成熟就是不断更新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法国作家Anatole
      很少有人意识到,能够忍受过程中的不确定性,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心理品质,甚至它还与创造力有着紧密关系。
      什么叫“过程中的不确定性”?到一条曲折的河流边观察一下你就明白了。在河流转弯的地方,你会发现水流紊乱,原本向前奔流的河水,到了这里可能团团打转,也许在河岸上撞成一片飞沫,也许在河湾里变成回水,甚至滞留在那里,漂浮着杂草和秽物。
      人生就像九曲黄河,也有许多的转弯之处。每一个转弯,都意味着变化。变化就是打破原有的秩序和结构,生成新的秩序和结构。但在变化的早期和中期,你往往不知道等着你的是什么,或者不知道通向目标的路在哪里,你会怀疑自己,怀疑未来。这就是过程的不确定性。
      有人说,人最恐惧的是未知。过程中的不确定性,会使人感到自己无法把握和控制生活,因此产生焦虑和自我怀疑。
      其实,许多生活事件,比如转学、迁徙、考上大学、参加工作、跳槽,甚至结婚、升职、出国乃至成为父母、退休,都是人生之河上的弯道。在这些弯道上,一些变化产生了,过去那种熟悉的安适的感觉被兴奋、期待、隐隐的不安、焦灼所代替。因为在这种变化中,我们或快或慢地脱离了原有世界,解除了原有身份,原来的生活结构破解了,新的结构还没建立起来。这种时候,我们会问自己很多问题:这样做值得吗?将来会怎样?为什么很想努力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?心理学家很形象地比喻说,转变的过程就像杂技演员表演“空中飞人”,这边已经松手,那边还没够着,悬在半空中。
      悬在半空中的体验不是很美妙,但人与人的不同也在这时显现出来。有些人无法忍受这种不确定性,变得十分焦灼和抑郁。为了让自己舒服些,他们宁可退回原来的情景中。这样安全了,但也丧失了成长的机会。也有些人虽然没有退回去或不可能退回去,却没法重新整和自己,找回那种控制感,于是陷入长期的不稳定当中。
      但是,也有人能够容忍意义不明、没有结构的事物。同已知事物相比,他们往往更被未知所吸引,甚至把它当作“一个令人愉快的富有刺激性的挑战”。这些人,就是马洛斯所研究的那些更加健康的、具有自我实现倾向的人。马洛斯还认为,一个有创造力的人,能够“忍受摸棱两可及毫无计划状况的存在”,因为创造力特别需要对“此时此刻”的完全专注和投入。
      心理学家们还对主动寻求变化的人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。“一个人根据自己的选择,打破自己原来的平衡状态,去寻找新的自我秩序,这是人更健康的标志,是人内心更富智慧的证明。”巴伦认为,“或许一个人让自己处于混乱状态的能力,对于人向更高水平的人格整合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”。
      当然,人不能为变化而变化。永远处于变化之中,人会变得漂浮。但是,既然变化已经开始,就要明白,忍受过程中的不确定性,也是蜕变的代价。在不确定的状态中,倒退回安适区未必就是最好的选择。走出不确定的办法,也许就是不断地思考,不断地尝试,慢慢地,前景就会清晰起来。
      (心理健康教育中心程诚老师 荐; 转载自网络)